传统职业结构被打破 互联网衍生职业成热点

时间:2016-08-15 10:39 | 来源:网络整理 | 点击:

核心提示:传统职业结构被打破 互联网衍生职业成热点,互联网衍生 新兴职业 大学生 就业

undefined


“好,这是今天的第10遍《小幸运》了,你们今天点了10遍了!”Yomi数着她这一天中唱《小幸运》的次数,半开玩笑地向观众抱怨。Yomi自认为“不是小清新的文艺女青年”,比起《小幸运》这样的流行歌曲,她更喜欢听摇滚乐。但自从当上网络主播,她开始学唱时下流行的歌曲,以便有观众在她的直播间点歌时能自如应对。

Yomi从事的网络主播工作,是近年互联网发展过程中衍生出的新兴职业之一。像Yomi一样,一些大学生开始步入电商、微商、网络节目制作、游戏主播、网友陪练等行业,其中部分学生在毕业后以此类职业作为全职工作。

近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对来自全国约139所大学的300位大学生及毕业3年内的职场新人进行调查发现,52.33%受访者从事过上述互联网衍生出的新兴职业,在尚未毕业的受访者中,16.79%希望在毕业后全职从事网络新兴职业, 74.45%想从事传统职业,希望自主创业和从事其他职业的分别占6.57%和2.19%。

打破传统职业结构

李敬从未想过,大三那年在天津滨江道上偶遇的“排鞋”长龙会改变他后来的生活轨迹。“排鞋”,是球鞋爱好者圈内的“行话”,每当一家知名运动品牌推出新的限量款球鞋时,实体店和网店都会吸引数不清的人排号买鞋。那天偶然路过鞋店的他只是偶然抽了一张号码,“那么多人排号,被抽中的人寥寥无几,而我居然第一次抽就抽中了”。

限量款球鞋永远是一鞋难求,而他在最初接触球鞋生意的那段时间里有如神助般屡排屡中。有了正版货源,李敬开始在朋友圈出售球鞋。“‘排鞋’时会认识一些朋友,这些朋友中有的已经做了一段时间球鞋生意,他们向我推荐的客户成了我最早的客户源。”李敬说。现在,李敬已经大学毕业整整一年,他的微信好友数量已经达到了5000人的上限,其中大多是他的客户。但微信这条客户渠道不是他最看重的,“把货源信息发在朋友圈里,每天其实只有几百人能看到,而开淘宝店铺一天访客人数就会达到三四千,流量就可能达到七八千。”这让李敬发现,做电商比做微商更容易抵达更多客源。

像李敬、Yomi一样能够接受新兴职业的青年不在少数。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显示,19.33%受访者认为新兴工作是当下毕业生的理想工作,65.67%认为这并非理想工作,但也是一种选择。

对于身在互联网产业中的人来说,“量”是一个必须追求的目标。Yomi是安徽一所高校的准大四生,最初做直播时,她只是想“自己玩玩”,但当她有几千名粉丝后,有四五家经纪公司想把她纳入麾下。出于安全考虑,Yomi拒绝了几位在网上联系她的“星探”,选择了一家朋友介绍的公司签约,这意味着她开始通过直播获得收入。Yomi做直播的收入分为底薪和提成两部分,其中提成和观众的“打赏”直接挂钩。“打赏”即观众向主播送出在直播平台购买的各类虚拟礼物,一位主播收到的礼物越多,获得的提成也就越多。Yomi现在有几万名粉丝,粉丝们赠送的虚拟礼物为她带来了每月少则1万元、多则两三万元的收入。

电商或微商可以独立经营,但网络主播不同,如果不与经纪公司签约,基本没有获得收入的可能性。弥粒是北京一所高校教育学专业的大三学生,今年年初,她开始接触手机直播。“我的直播比较随性。我不会只在化妆后直播,素颜时也播,还会直播卸妆。直播内容主要看心情,聊天、跳舞、唱歌都有。”如今弥粒每次直播都能够上她常用直播平台的“热映”,意味着同时有几万名网友在观看直播。但弥粒还没有与经纪公司签约,尽管有一家传媒公司向她发出了邀约,但弥粒还在考虑中。

同样是直播,对于两年前刚当上游戏主播的夏翔而言,直播的内容和对收入的概念都不像弥粒那样随意。2013年大学毕业后,夏翔经历了从外企管培生到创业者的身份转变,又遭遇了创业失败的辛酸,投简历、找工作再度成为他生活的主题。就是在那段相对“清闲”的日子里,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几乎没有接触过任何网络游戏的夏翔在手机上下载了一款叫炉石传说的卡牌类网游。夏翔发现自己在玩炉石传说上相当有天赋,“开始玩的第一个月开出了‘佛丁’卡,而且一个月就打上了‘传说’。”夏翔向记者介绍,这大概是国内玩家中前1%的水平。因为听说做游戏主播很赚钱,拥有一技之长的夏翔把生活重心从找工作转移到了做直播上。

耿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