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战争阴影下的平民心理

时间:2016-08-01 15:28 | 来源:网络整理 | 点击:

核心提示:探索战争阴影下的平民心理-新闻频道-和讯网

  近日,被誉为法国全民之选的畅销书作家希里尔·马萨霍托最受欢迎的作品《寻找光的小女孩》出版上市,书中讲述了一则温馨而悲壮的成人童话。

  故事并不复杂,甚至有点儿简单:战争结束了,世界像末日一般荒芜,羸弱的孩子只能躲到地底下,吃垃圾为生。有一个小女孩,她宁可饿着肚子,被其他孩子揍得遍体鳞伤,也要寻找“光”。一天,她奄奄一息地躺在垃圾堆里,等待死亡降临,然而来接她的不是死神,而是一位老爷爷。

  这位失去了所有家人的孤独老者,冒着生命危险躲过杀戮者的魔爪,将伤痕累累的小女孩抱回家里,细心地照料她,直至小女孩康复。一老一小,从此成为彼此生命里唯一的羁绊,在这末日之中偷偷地生存下去,爱与希望给他们带来无尽的快乐和幸福。

  然而悲伤的回忆时时袭来,虐杀者们也一直在暗中窥伺……

  该书的作者希里尔·马萨霍托出生于1975年,2006年,他展露才华,投身写作行列。《寻找光的小女孩》是他的第三部作品,书中阐释了“绝望中的希望”,给万千读者带来无穷的精神力量。

  书 评

  可以被摧毁但永远不能被打败

  初夏,上海,梅雨季节。

  低气压和阴雨连绵使人心情烦躁、头脑钝痛。心浮气躁下,不期然读完一本小说——《寻找光的小女孩》。

  小说的题目颇有些向《卖火柴的小女孩》致敬的意味。封面上,大地一片暮霭苍茫,一个小女孩跪在地洞口,洞中的光芒照亮了她的脸。

  与《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寻找光的小女孩》讲述的是一个忧伤的故事:战争蹂躏后的废墟中,两个幸存者——小女孩和一位老人相依为命,为了躲避战争的屠戮,小女孩和老人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抱团取暖,用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彼此寻找光明的道路。

  在不长的篇幅中,作者运用“叙事蒙太奇”手法,交替使用老人和小女孩的视角,并穿插两人的回忆与梦境,从微观的角度向读者展现了战争的残酷及伤痛。

  年逾耄耋的老人原本是一位作曲家,生活富足快乐,但突如其来的战争改变了一切:目睹惨无人寰的屠戮,看到至亲之人的惨死;孙女的幸存曾让他欣喜若狂,但好景不长,在他眼皮底下,8岁的小孙女惨遭横祸。

  “那已经不能称其为家了……”在被战争与屠杀蹂躏后的废墟中,他一息尚存,说“苟延残喘”也不为过。为了不被“那种人”发现,老人堵住家中所有门窗,隔断了与“光明”的一切关联。直到有一天,“脏兮兮的小小身躯,蜷躺在废物堆中。我透过窗板的缝隙,观察了"那尸体"好几分钟,乃至于好几个钟头——我已经没有时间概念了。”当他发现这具“尸体”还有一息尚存时,老人冒着被“那种人”发现和被当做“妖怪巨人”嘲笑打骂的风险,将“小小的尸体”抱回了家。

  小女孩不会说话、没有名字,老人为她取了一个名字叫“光儿”。光儿在心中也暗自为老人取了一个独属她一人的称呼——“爷爷先生”。没有食物、没有光源,他们晚上一起出去寻找;不知道时间,没有希望,他们彼此安慰。爷爷先生教光儿规矩,为她列出“战后所有该做的事清单”;光儿则在爷爷先生的照料下,焕发出小女孩特有的活力。

  小说的情节并不波澜起伏,但描写的笔触非常细腻:不是老年人略显絮叨的呢喃自语,就是小女孩认识周遭的点滴新鲜感受。然而,随着阅读的深入,我被主角的境遇深深吸引:和他们一起从破烂的收音机中搜索渺茫的希望,为“那种人”的突然闯入而紧张万分,为蓝头盔士兵的到来欣喜安慰。

  每当读到爷爷先生与光儿琐碎温暖的日常,我都会想到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

  脑海中,小说与电影之间建立了某种奇妙的联系:同样是一对相依为命的忘年之交,幸存的主人公同样举家惨遭横祸,同样是被人遗忘和忽略的灵魂,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彼此安慰、互相温暖。所不同的是,光儿和爷爷先生的年龄跨度更大,彼此之间的感情更为纯粹。爷爷先生将光儿视为己出,爱她如自己的孙女,而光儿则干净得像一张白纸,真挚而纯洁地爱着给了她食物、温暖以及光明的爷爷先生。

  从题材来讲,《寻找光的小女孩》是一部反战小说,两位主人公的遭遇,直接间接都是由战争造成的。战争中的人,如同草芥,尊严被肮脏和欺凌践踏,必须像老鼠一样缩在阴暗的角落,将自己与光明隔绝开来。

  坚定的反战斗士和文坛硬汉海明威在其短篇《在异乡》中,借以战胜者姿态出现的美国士兵之口说道:“残酷的战争面前,不管参战者来自哪个国家,为何目的而战,都逃脱不了同样的命运——战争将他抛弃在正常的人类生活之外。”

  战争对平民的影响更为致命。战争中,流离失所的平民失落、痛苦、迷茫、挣扎,与可见的战后废墟及尸横遍野的惨状相比,战争带来的心理创伤更大,就像爷爷先生经历的那样:过度的紧张、无尽的失眠、挥之不去的耳鸣、无处不在的恐惧……

  当光儿“第一次看到阳光,是真正的白天的阳光,那光线,既不是橙黄又害羞的黎明,也不是灰蓝而令人不安的黄昏”。在战争的阴霾之下,我们习以为常的阳光,会给常年生活在下水道中的光儿带来如此之大的震撼!

  虽然是反战题材,但《寻找光的小女孩》并未从正面描写战争的惨烈与残暴。书中,我们分辨不出故事发生的时代和社会背景,对于屠戮的始作俑者,作者仅仅借光儿和爷爷先生之口将他们称为“那种人”。

  如果说《在异乡》旨在向读者展示战争参与者的内心世界的话,《寻找光的小女孩》就是对战争阴影下平民心理的一次探索

  这部8万字的小说尚无足够的空间探索“战争与和平”的宏大命题,但我们却能从中看出作者对战争的反思,对爱与救赎的致敬。

  从《布谷鸟》《漫长的婚约》到《冷山》,包括《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和韩国电影《想念哥哥》,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文学及影视作品着力于从平民个体的微观角度去探索战争阴影下普通人的生活境况,去反思战争给平民带来的凄惨和伤痛。对无辜的平民来说,美满的家庭与其乐融融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一如光儿和爷爷先生,他们并不认识“那种人”,他们所期盼的只是战争早点结束,平安活着。无论谁代表正义,他们都必须尊重生命,对光明的信仰和对生命的尊重,高于一切。没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没有比爱和救赎更温暖的事。

  在书的结尾,光儿“就像爷爷先生教她的那样开始弹琴……躁动的乐声,伴随着光儿的泪水,和积累多年而指引着她手指的悲伤……犹如一首最悲愤的自由之歌,犹如最美的爱的呐喊。”爷爷先生在光明到来之际,永远闭上了眼睛,而寻找光明的路,光儿还将继续走下去。因为,正如海明威所说,一个人“可以被摧毁,但永远不能被打败”。文 麋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