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遇重于一切——中国古代书画的投资法则

时间:2016-08-01 14:56 | 来源:网络整理 | 点击:

核心提示:从古至今的人们都在收藏前代的艺术品。古代艺术品的特点是价值比较明朗,比如文征明的一幅画、董其昌的一幅字,都有市场比较公认的价位。古代书画拿出来拍卖时创造高价是毫无悬念的事,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2002年在嘉德春拍上拍出2530万元,2009年在保

从古至今的人们都在收藏前代的艺术品。古代艺术品的特点是价值比较明朗,比如文征明的一幅画、董其昌的一幅字,都有市场比较公认的价位。古代书画拿出来拍卖时创造高价是毫无悬念的事,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2002年在嘉德春拍上拍出2530万元,2009年在保利春拍上拍出6171.2万元,现在拿出来拍卖肯定更贵了,肯定要过亿。因为它是“显价值”,大家都知道它很值钱,很重要,值得收藏,因此价格不会便宜。这种东西什么时候拿出来都会是最高价,是大资金追逐的对象,是收藏家们的宠儿,以前张大千办画展,卖掉自己的作品,立刻就去古玩店买了一件自己心仪已久的明代文征明作品。而我们在查阅文征明的笔记时,同样发现文征明卖掉自己的作品后,转身拿着银子买了一件宋代人的作品。

中国古代书画属于文化资产里面终极的艺术财富,这一块财富最容易跟金融对接,艺术品金融追逐的对象主要也是古代艺术精品。真正好的、属于终极财富的古代书画就相当于可以毫无障碍地在全世界流通的硬通货。

中国古代书画是全人类共有的终极财富。由于追求的人多,所以身价高,通常很难用便宜的价格买到珍贵的古代书画。也不要指望捡漏,因为全世界的人都在盯着,哪怕是在国外一个很小的拍卖会上,只要出现一件重要的东西,比如宋代、元代的东西,都会引发非常激烈的争夺,这体现了大家对古代书画的财富意义的理解。因此,在建立艺术基金或大规模的艺术投资计划的时候,首先就要把古代书画的艺术精品列为收藏的首选内容。

宋元绘画领衔

如果我们有一笔钱准备用来购买古代书画,应该优先购买哪一类作品呢?应该先买宋代的,宋代书画现在还能买到,而唐代的几乎看都看不到了。宋代纸和绢的作品存世已经很少,只是还能看到一些小团扇,成交价一般在500万~6000万元之间,当然,如果是大幅精品就会更贵一些,比如《写生珍禽图》再拿出来卖的话肯定要过亿。

 机遇重于一切——中国古代书画的投资法则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2009年北京保利春拍,成交价6171.2万元

在中国古代美术史上,人们认为两宋的绘画是最好的,南宋时期有了画院之后水平更好,宋徽宗本人画的也很好,差一点儿当了自己画院的院长。两宋绘画是中国绘画史上空前绝后的艺术高峰,在讲世界美术史的时候,讲到中国艺术,基本上到了宋代就不再往后讲了。如果我们从美术史的角度来通俗地理解,明清绘画相当于在宋代绘画制造的佳酿里不断兑水。如果说宋元绘画是原浆,明代绘画基本上兑了30%的水,清代绘画中水的比例可能已经达到80%~90%,也就是说喝的其实是带一点点酒味儿的蒸馏水。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明清时期画家开展的探索已经非常少了,大体上以描摹前人的作品为能事。比如明代大画家仇英经常被富豪请到家里去画画,一画就是两三年,他去画的不是自己的作品,而是画历史上很有名的画,像故宫就收藏有仇英画的《清明上河图》。在明代,确认一个人是不是画家时首先会问:你会画《清明上河图》吗?会画《贵妃上马图》吗?会画《昭君出塞图》吗?要说自己是画家,就要会画这些历史名作,而不是说你能创作多少自己的画。到了清代,画家们比的是模仿宋元的画,直接注明“拟某某笔意”,对于外在世界的表达要更肤浅一些。所以说,宋代书画好就好在它有开创性,好在它对外在世界的赞美也如此逼真。宋人要把四时分开画,还能分别画出同一个院子里早晨、中午、傍晚、晚上的情景,更能画出“春山含笑”这样的主题效果。那个时候的中国人不但能画出非常漂亮的山水,还能把人的情感融入其中,所以在美术史上拥有崇高的地位。后来有一种说法,蒙古人拼命要打到南宋去,就是因为忽必烈看到南宋的绘画时想: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看的地方吗?我要打过去看看是不是真的这么好。南宋的绘画已经好到了让别人对你的江山羡慕的程度,的确是达到了人类艺术的一个高峰。

与宋代相比,元代的绘画有了一个很大的转折和变化。元朝统治者来自草原,是以武力取胜的,对汉族知识分子有很强的戒心,把他们的社会地位放得非常低。因此大量文人都选择不跟统治者合作,而是寄情于山水,绘画就以山水主题为多,体现出归隐之心和与社会不合作的态度。中国的绘画在元代走上了内省之路,从向外追求变成了向内追求,开始把自然景象变成内心的表达,精神的东西变成了主流,这在艺术上也是非常高妙的东西。宋代的绘画是在美好的景色中融入人的情感,而元代绘画画的是内心世界,是一种静寂平和,将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表达得淋漓尽致。

对于这一部分内容,外国人研究得不够,他们很容易看懂表达自然的、写实的宋代绘画,但是看不懂中国古人对内在世界的表达。就像我们能看懂基督教的故事,但是很难看懂禅宗的修行,觉得修禅宗的人每天就在那儿坐着什么都不做,但其实他内心的追求是很高的。所以说,元朝绘画很高妙。我们一直把元代绘画和宋代绘画并列,称之为宋元绘画,在古代绘画收藏当中,宋元同等重要,这是古代绘画里最重要的一个版块。

抓住交易机遇

中国古代艺术品中的“显价值”是宋元绘画,也包括书法,这是收藏版块里最核心的价值,也是做中国书画收藏和投资时应当最主要关注的。投资这一类艺术品有没有风险呢?应该说没有。也就是说,虽然拍下这类作品的人出的是全场最高价,但从他拍下的那一刻起往未来看,他的出价已经变成了最低价,只要拿到手就有了话语权和定价权。这类投资有风险吗?也没有。比如说,《写生珍禽图》面世的时候有真伪之争,但这种争论并不会撼动它的市场价值。

我们从《功甫帖》的案例中也能得到相同的启示。苏轼的《功甫帖》是上海龙美术馆花了800多万美元买到的,九个字一小开。刚买到时有很大的争论,有上海博物馆的专家写文章说这件作品实际是清代的,但除非他能证明这确实是清朝或民国的人仿的,否则就无法颠覆这个作品的价值。这件东西肯定是南宋以前的东西,有大量证据证明它早过元代,确实值这个钱,至于它到底是不是苏轼本人写的?再争论一百年也不要紧,因为它非常稀有并且珍贵。

一般人会认为只有真的作品才值钱,其实不一定,古代绘画跟是不是某人的真迹没有太大关系。我们都知道王羲之《兰亭序》是冯承素的摹本,如果出现在市场我相信仍是贵的艺术品。因此,古代书画首先贵“珍”,其次才贵“真”。比如大家都知道的《韩熙载夜宴图》,韩熙载是南朝重臣,皇帝担心他的权太重会对自己的皇位有影响,就派了一个画家到他家去监视他的活动,让画家把他看到的东西画成画。画家看到韩熙载的日常生活就是歌舞升平,没有什么政治企图,所以就画了《韩熙载夜宴图》,皇帝看到也就放心了。这是一幅很着名的南北朝题材的画,但仔细研究会发现,画中人物用的酒具大部分是南宋的风格,与南北朝之间还隔着一个北宋。这张画跟南北朝的画家没有关系,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市场价格,假如现在拿出来拍卖,最少也要拍出10亿元以上。《清明上河图》也是一样,这幅画的知名度非常高,若拿出来拍卖估计也会超过10亿元,但它一定是北宋张择端画的吗?这很难说。这里要强调的是机遇问题。比如《功甫帖》,要是你想先搞清楚真假再决定是不是买,那早就来不及了。刘益谦有个长处就是不等争论清楚我就先买了,这是他高人一筹的地方。因为他知道,在古代绘画领域最大的风险是机遇的风险。

要收藏古代书画,就不要执着于学术认定上的真假,也不要在意贵不贵,要在意的是机遇,因为错过了可能终生就再也没有买到它的机会。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