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画上句号的土耳其军事政变

时间:2016-08-01 12:38 | 来源:网络整理 | 点击:

核心提示:暂时画上句号的土耳其军事政变_张敬伟的个人空间_凤凰博报,凤凰博客

   7月15日,土耳其发生了充满戏剧色彩的政变。结果不到一天,土耳其政府就挫败了这起部分军人发动的军事政变。

   权世界都看到,土耳其人走上街头,叛乱军人举手投降。这在有着强烈民主情结的人们看来,人民的力量战胜了军事强人,本身就具有政治绝对正确的宣教意味。对土耳其而言,当总统离开首都的权力中枢外出度假时,遇到军人政变,埃尔多安总统号召人民走上街头,起初给人的感觉有些无奈。但是埃尔多安成功了,这凸显埃尔多安政府还是有着足够的民意基础。

   随后将是埃尔多安政府对军队进行清理,确保军队的“清洁”,以避免军事政变再次发生。需要指出的是,军事政变在土耳其是有传统的。在这个世俗化的伊斯兰国家,该国共发生4次军事政变(确切讲是两次军事政变,两次军人干政),而且每次都成功了。对于参与本次政变的土耳其军人言,他们肯定会有深深的挫败感--一度占领电视台并成立“和平委员会”的政变何以功亏一篑呢?

   涉事军人有足够的时间在狱中进行反思。肯定的是,无论是土耳其还是全球其他地方,军事政变这种夺权模式,并不符合全球政治的主流价值观。抛开意识形态色彩,军事政变导致的权力急速更迭,往往带来流血牺牲,而平民是最大的牺牲者。以本次未遂政变为例,死亡人士超过160人。此外,军人政变之后的干政,一般会让生活在文官政治下的民众感到军事政治的恐惧和压抑感。无论是土耳其还是其他有军事政变传统的国家,遭遇军事政变后的宪政之路会变得磕磕绊绊--军事政变之后是军人干政,然后是还政于民,一不小心又会遇到军事政变...这样的国家,军人不消停,宪政发育也不成熟,民众也有挫折感。

   土耳其挫折军事政变,凸显土耳其民选政府的基础稳固。一方面,从2002年开始,埃尔多安总统的正义与发展党一直执政。14年的执政基础,显然具有强大的民意支撑--包括这次军事政变后民众走上街头对政府的支持。另一方面,一直希望加入欧盟的土耳其,从政府到民众都晓得土耳其这个国家应该符合欧盟标准的民主国家气质--军事政变显然与此背道而驰。民众反对军事政变也就可以理解了。更重要的是,本次政变在军队内部也有不同声音,包括军队最高指挥官,并不认同本次军事政变。一小部分人发动的军事政变,显然力量不足,而且难免仓促从事。

   讽刺的是,土耳其军队具有强烈的世俗主义倾向,也是土耳其国父凯末尔世俗主义的坚定捍卫者。作为横跨亚欧的世俗伊斯兰国家,土耳其军队具有防止土耳其走向中东伊斯兰主义的作用。就此而言,美欧社会和土耳其世俗主义者,对土耳其军队并无多少反感。而且,埃尔多安其人,也并不讨西方世界欢心。他所在的正义与发展党,是一个具有宗教保守主义色彩的政党,因而为支持世俗主义的西方社会所忌惮。

   从总理到总统,埃尔多安也在尝试着将土国政体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而且他几乎已经成功。在区域地缘政治方面,埃尔多安在叙利亚问题上和西方站在一边,但在打击IS(伊斯兰国)方面却态度前后不一--先是消极观望,以至于从美国到俄罗斯都怀疑埃尔多安和IS存在勾连;随后土耳其给予美国反恐方便,IS开始对土耳其展开疯狂报复。一年之内,土国境内竟然发生了8起严重的恐怖袭击。加之土耳其和俄罗斯发生的龃龉,土耳其在中东地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局,这或是土耳其军队发动军事政变以“挽救国家”的主因。

   然而,军方严重误判了国内外形势。如前所述,虽然埃尔多安不是西方世界喜欢的人。但是中东地区已经足够紊乱,叙利亚和IS两块烫手山芋让美欧和海湾国家苦不堪言。土耳其在叙利亚危机和中东反恐中发挥着稳定的缓冲作用。埃尔多安也和西方世界站在了反恐一边。因而,西方世界并不希望土耳其国内生变生乱。对于此番土耳其军事政变,美欧世界就站在埃尔多安一边。

   此外,在难民潮危机中,欧洲需要土耳其这个中转站的缓冲和支持。这对遭受恐怖袭击和英国脱欧的双重威胁的欧盟而言,阻遏更多的难民流向欧盟,处于亚欧要冲的土耳其至关重要。所以,稳定的埃尔多安政府对欧洲更重要。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土国政局从此平稳。如果埃尔多安政府在反恐上无所作为,而且携挫败军事政变的威风,通过总统制继续集权,同时推行更为保守的伊斯兰政策,作为世俗主义和民主制度捍卫者的军方也可能再次酝酿政变。更重要的是,埃尔多安和美欧的反恐合作若不达预期,土耳其军事政变也少了外来障碍。

   土耳其政局走向何方,值得观察。这是一场没有终结的政治连续剧。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